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抗癌20多年:真正能把死放下,剩余的几乎都是生门

抗癌20多年:真正能把死放下,剩余的几乎都是生门

有效抗癌找硒教授,你好,我是曹三玲。每天写一篇文章,分享我对癌症康复的研究和经验,这是第1532篇文章,希望对你的康复有帮助。

许多患者与我交流时说:只有真正经历过癌症,才能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体会到什么是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是的,癌症从确诊的那一刻,各种的情绪都会充斥在大脑当中,伴随着的不是一时,往往是一辈子。

遭遇癌症,每位患者都不一样,没有一成不变的治疗及康复方式,在这一条漫长的康复路途中,需要患者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

有的患者与癌症交战,上来就举械投降,可是,有不少的患者,在交战的过程中,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战斗力,最后把癌症甩在身后。

不知此时的你是怎样的状态,但是我相信下面的这一位患者的经历可以带给你启发及力量。

全身多处转移的晚期患者记录:

1991年元月2日凌晨两点多钟,浑身疲惫近半年的我,终于被40度的高烧加上桑拿般的盗汗摆倒了。

这种有规律的高烧盗汗持续了3天,使我不得不搁下手中的活计寻医问药。

因为那时的我正处风华正茂,心气十足的年龄,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咋能忍心停下工作走进医院?

初诊为急性肺炎,当时也没有太多的疑虑,在门诊输了三天抗菌素就又一头扎进工作中去了。

引起重视是在春节后的二月间,因为那一段老感觉浑身乏力,胸部也不时有一些莫名的隐痛。

刚好赶上节后工作闲暇,我又到医院找熟人作进一步检查,而这一次的检查却有了新的发现。

放射科医生讲:你的左肺上有一处阴影,很像是结核一类的东西,建议做抗结核治疗。

半个多月的抗结核治疗结束后,肺部曾经像云絮状的阴影逐渐散开,那个结核块显示出更加清晰的轮廓。

家兄获知此情又专门带找一个做胸透很有经验的朋友重新观察,并与我先前的X光片做了比较。

然后把我哥哥拉到一边嘀咕了一番。过后家兄告诉我,这个大夫讲:“你弟弟肺上这个东西要么就没啥事,要么就是大事!”

听了这些话,我才意识到问题似乎有些超乎想象,便赶忙带着全部的检查资料到省肿瘤一位权威家中求证。

尽管求证的过程比较简短,但“这是一张典型肺癌的X光片”的结论,无疑像晴天露雾击碎了我心中所有的梦。

刹那间,我由一个曾经的国家二级运动员,一个被同学同事公认的壮汉沦落为癌症患者。

这种突变和强烈的反差是让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而那一年的我还不足33周岁。

接下来的病理活检报告无情的印证了那位专家的预判,病例报告显示,我得的是左肺中心型小细胞未分化癌,病灶4*2*2cm,伴有锁骨上淋巴转移。

尽管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尽管又四处托人找国内许多专家求证,但最终还是无法推翻先前的结论。

用自己的理性所能接受的事实患癌症一旦确立,要想保持冷静和从容是非常困难的。

心中极度的愤满和无奈,像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在我的周身急速蔓延,并无情地摧毁我的精神防线。

那段时日里,再好的天气,再好的环境也扭转不了我泪丧的心情;平时再喜欢做的事儿都丝毫勾不起兴趣。

就像是一个行将临池的死闪犯,默默地等待大限的到来。

我是从1991年的三月开始入院治疗的。按照一般程序,医生在患者入院时总是要和患者做一个简单的交流,以便书写病案。

尽管木已成舟,但心存侥幸的我还是想趁着家属不在跟前,从医生口中套出些能够提振我信心的东西。

对话是这样展开的:“医生:我得的是什么病?“你真想知道吗?”我点头默许。

“你得的是小细胞肺癌。“这种病能治好吗?”说实话不太好治。“能手术吗?“不能!”为什么?”

“一是因为你这种类型的癌细胞太活跃,易转移;二是你肺上的肿块位置长得不好,在肺门处贴近主动脉血管,手术风险太大。”

“那该怎么治疗?“按常规,小细胞肺癌对化疗药物敏感,首选化疗。“

像我这种情况,大概还能有多长时间?“按临床分期,大概是6-11个月。”

和医生的对话让我领会到两层含义:一是这病不好治;二是最多还能活11个月。这就意味着我的生命在那个时刻已进入了倒计时。

当人知道自己的确切死期,生活对他还会有什么意义?

当时对我而言,治疗,就是一种形式。是一场让家人宽慰,医生尽责,我本人领受的真人版的舞台戏。

结局也非常明了,那就是以我的死亡而闭幕。

但是明了归明了,该受的罪还是免不了的。尤其是化疗。这种治疗形式给我身心带来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准确表述的。

以至于到后来我对它的态度是:再化疗,我宁死。

我始终弄不明白,化疗在癌症治疗上究竟能有多大作用?以至于能让它成为半个多世纪、全世界范围内独霸肿瘤临床治疗领域的不二法门。

看着身边因它而一个个倒下的病友,我不仅是迷茫,更是痛惜!

如果世界医学是秉承这种管治不管活的理念对待病人,我觉得还不如放弃这种野蜜、残忍甚至是愚蠢的治疗模式,让那些癌症病人自我主张,寻求活路。

最起码他们活的过程不痛苦,有尊严,有质量。

在1991年3月-9月近半年的时间里,我经受了两个周期的化疗,期间行左肺A干动脉成形术,紧接着又做了一个周期20个电的放疗。

治疗结束后的各项检查发现,我的右肺、食道、眼底等多个部位又有转移迹象。

这种结果对我的打击是强烈的。

按常理,全面的治疗过后应该是促进疾病的好转才是,既便是不好转,总应该保持现状吧?怎么会越治越糟糕呢?那么接下来的治疗还有意义吗?

从那一刻起,我既往的绝对尊崇医生的立场开始动摇了。更加糟糕的是,医生当时对我病情的快速蔓延一筹莫展。

不久,我便从家人那里听到“你将活不过今年的11月份”的医学判定。我几乎愤怒了。

反正已处于绝境了。那个时候,再企盼依靠外界的力量来扭转困局显然是不现实的。

摆在我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把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按自己的想法,寻找相应的手段去做最后的拼争。

我的转变里充满着复杂多样的情感,里边既有对人生的眷恋,也有对亲人的不舍,更有对医学判定的逆反。

我决定按自己的意愿走完自己的最后人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动摇和懊悔!

其实,当一个人真正能把死放下,剩余的几乎都是生门。

我当初并没有想到自己能活多久,哪怕是一年也是一种奢求。

我只是想着:只要自己当下活着,就该按自己的意愿完成所需,不考虑任何无关和不切实际的事。

大量的参阅有关癌症康复书籍资料和现场走访抗癌明星们,我最终决定:​把中药治疗和气功锻炼作为自己有生之日的不二法门​

不管这条路能把自己送多远,我都无怨无悔!

在和家人沟通过后,我基本确立了自己最后时日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内容:每天坚持必要的气功锻炼;坚持必要的中药治疗。

在接下来三年多的时日里,我每天必须坚持的只有两件事,一是6-7小时的郭林气功锻炼;一是上下两响中药。基本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除此以外,保障必要的营养供给和睡眠时间。再有剩余时间就找些能让自己轻松开心的事情去做,比如弹弹吉他,打打桥牌,间或和朋友去河边垂钓,以调剂自己的生活情趣。

没想到,就这样把死亡放下,坚守着自己的信念,每天过着有情趣的生活,在20多年后依然活着。

(后续详看:全身转移晚期癌症患者,成功抗癌23年的1个特有品质)

硒教授请你记住:癌细胞是你体内的细胞,你才是它的主人,今天它淘气了,不听话,你不能放任它不管。

你是主人,你负责着体内亿万的细胞,难道你还怕那淘气的癌细胞?你可以把淘气的癌细胞管好的,所以相信自己!加油!

如果在抗癌的过程中,你感觉孤单,感觉无助,感觉绝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你都可以找硒教授聊一聊。

硒教授曹三玲个人简介癌症康复专家硒应用专家互联网硒应用培训导师

扫码加微信免费赠送以下赠品:​

赠品一​、音频课程《轻松抗癌疗法》

赠品二​、音频课程《2分钟快速进入睡眠的方法》

赠品三​、电子书:抗癌宝典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癌症百科 » 抗癌20多年:真正能把死放下,剩余的几乎都是生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